研究“春學”,給我帶來了很多人生感悟

作者 貓村ノ村長   編輯 EK   2019-11-16 09:00:00

nba篮球技巧大赛 www.ynvnjn.com.cn 大老師教我做人了,你呢?

  不久之前,輕小說《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》(以下《春物》)最終卷14卷的發售日終于確定了,由于延期了太多次,我都快把這部作品忘記了。

  已經8年多過去了,這個故事終于要迎來大結局了。

  《春物》動畫化的時候我剛從高中畢業不久,一邊聽著主角從近乎歪理的角度闡述自己的觀點,一邊也能回顧自己已經過去的“青春”。

  我被作品中那些“多么痛的領悟”所吸引,開始了持續性的追番。

  或許主角等人的感悟也引發了大家的共鳴,又或許性格特立獨行的姑娘們吸引了眼球,《春物》逐漸成為了話題作品,引發了以各個姑娘粉絲團的黨派之爭為中心的“春學”。

還有一個可愛的男孩子

  不過比起誰最可愛、你最推誰來說,我更關心的還是那些“領悟”。我不知道春學對于大家來說是什么,但對于我來說,便是某些人生感悟的啟發點。

1、我們也曾經自我意識過剩

  在《春物》中,主角比企谷八幡曾經有過這樣的“名言”:

我討厭溫柔的女孩子。

對我溫柔的人,也會對其他人溫柔,我差點就忘了這個道理。

  女孩子主動搭話,主動邀請男孩子玩耍,自我意識過剩的男孩子便錯以為對方對他有意。對于那個年紀的男性來說,這或許也是很常見的。在故事的回憶殺里,主角也曾遇到過這樣的事,絕望之余,他也從中吸取了沉痛的教訓。

  有時候人需要善于自省,善于觀察。如此才能做到了解自己、了解周圍的環境,不至于產生各種誤會。

  舉例來說,別人觀察你,可能只是你身上有奇怪的地方,或者你正在做奇怪的事情,而你沒有自覺而已。

  就我自己的例子來說,我有一小撮堅持8年有余也絕對不剃掉的胡子。高中的時候我沒有自覺,但到了大學,當所有人見面都不叫我全名,而叫我“大叔”的時候,我才察覺到,別人盯得或許是我的胡子。至于他們是覺得我沒刮這部分胡子很奇怪,還是很邋遢,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如果自省地足夠透徹,這點細節,應該不至于忽略。

  善于觀察別人也是如此。高中的時候,我會時不時的察覺到有人在看我。仔細分析的話其實很簡單:

  1. 我要看黑板,看的是這個人的方向
  2. 對方以為我看的是她,但其實我只是在看黑板

  如果觀察他人的水平夠高,這種誤會或許瞬間就會消解。

2、我們也曾毫不在意地傷害自己

  《春物》中,主角有很多正常人完全想不到的“騷操作”,但我認為最“精彩”的莫過于這么一幕

  主角對自己不喜歡的人表白,為的只是維持委托人所在圈子的“安穩”,但結果卻是犧牲了自己。這一舉動讓在意他的雪之下與由比浜非常生氣。

  主角的意圖很明顯,如果辦成一件事,一定要有人受傷,那就選自己吧,反正自己不在意,也沒有人會在意。

  不知道他是沒想到,還是裝作不知道,其實他在不知不覺中也早已結識了在意他的人。

  傷害自己的時候,在意你的人也會受傷。

  舉例來說,儒家思想中就有“身體發膚、受之父母,不敢毀傷,孝之始也”這樣類似的思想,說的就是如果孩子受傷,在意自己的人(父母)會傷心,所以若要盡孝,首先要?;ず米約?。

  這樣看似淺顯的道理,我也是經歷過之后才明白。

  前段時間,老婆 Lily 的身體狀況不好,必須讓她修養一陣,最好的辦法自然是讓她辭職在家。我的工資很少,收入不足的情況下,只能靠加班、接散活,再加節約。對我來說,只是艱苦一些而已,能維持生活就好。

  Lily 在我的勸說下勉強同意了這樣的做法,只是每當看到我忙著工作的樣子都非常不安。

  有一次,當看到我把不慎摔在地上的雪頂咖啡撿起來,將塑料里殘余的咖啡一飲而盡的時候,非常生氣地把我教訓了一頓。我以為 Lily 覺得我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做法很損面子,但她的話卻讓我很意外:

你以后不準這么摳了。

我要去工作。我再也不呆家里休息了。

  就像《春物》主角遇到的事情那樣,人活著,并非只有自己一人,傷害自己的那些行為,自己可能無所謂,但卻會傷害到在乎自己的人。對于長期習慣獨來獨往的人來說,這往往都是被忽略的。

3、我們都在追求“真物”

  這個詞在“春學”中大概能算一個核心研究對象。不管在原版小說中,還是動畫第二季里,大家可能都對這一幕有著深刻的印象。

  主角向著雪之下詢問能否接受自己的委托,卻慘遭拒絕,最終一邊抽泣一邊吐露心聲,說自己想要“真物”。

  其實早在這段劇情之前,他早已在小說里給出過自己的解釋:

我所追求的不是混在一起。

我一定是想要“真物”,而不是除此之外的東西。

無需多言就能領會,無需行動即可理解,無論何事發生也不會支離破碎。

這是脫離現實的、愚蠢而又美麗的幻想。這樣的“真物”,我和她都想得到。

  所謂“真物”,從他在小說、動畫里的各種表現,接合前后劇情來看,或許就是“完全理解對方”吧。所以,他才會對一開始就知曉一切,卻隱瞞車禍之事的雪之下“擅自”感到失望:“那個雪之下也會說謊”。

那個雪之下也會說謊,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情我卻無法容忍,我討厭這樣的自己

  我的朋友“奇跡之軌?!幣彩且晃弧洞何鎩釩謎?,所以在被“真物”這一幕震驚到之后,我就找他聊了聊。他對我說,他覺得“真物”應該是不存在的,起碼從他的人生閱歷來判斷。

  我對他的觀點表示了贊同。但不同的是,我還愿意相信“真物”的存在,他卻已經放棄。

  所以今年,當奇跡得知我要結婚的時候,他覺得很意外:“你居然遇到了相性這么好的人嗎?”

  其實也并不是這樣。我沒有證據證明“真物”是一定存在的,周圍人的例子也都像是在說那個被作為梗一樣的“真理”:人類是不可能相互理解的。

  不過我從中發現了另一種可能性。

  在我剛和老婆 Lily 確定關系的時候,我干了一件只有戀愛經驗為0的處男才有可能干出來的大蠢事。

  我把我過去所有的情感經歷全部說給了 Lily 聽,包括暗戀的、表白的、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……雖然結局全部都以失敗告終,但其過程太過詳細、心理活動太過全面,以至于 Lily 聽完之后笑容直接消失。

  是啊,有哪個姑娘愿意聽男友說自己的感情史呢?

  在這之前,我還把自己能想到的缺點、人生經歷也告訴了 Lily。我當時只是很理想化的將自己全盤托出,很自然的想,既然是要過日子的人,就應該毫無保留。

  結果自然是一頓大吵大鬧。但正當我以為萬事休矣的時候,出乎意料的,Lily 愿意接受這些事情了。

  那時我想起的便是《春物》里這段哭訴“真物”故事。

  人類不可能完全理解對方,但可以愿意理解對方。

  我依然覺得,“真物”太過理想化,是不存在的。但是,只要你向著這個方向努力,便可以無限接近“真物”。


  或許是因為《春物》本身就是作者渡航的真實寫照,以至于角色們吐槽的或是認真說的話,有時候就會觸動到我。原作、動畫的那些名場景是如此,游戲版的一些場景也是如此。

  像是后來才加入的一色彩羽,她在《春物 續》游戲版中對主角的表白詞,直接讓我路人轉粉:

  如果只關注著閃耀的大星星,就會忽略附近那顆小星星的光輝呢。然而對于我來說,那顆小星星才是真物啊……

  又比如《春物》游戲版中的平塚老師結局,兩人因為拉面的愛好而最終走到一起,主角也憑借自己對拉面口味的執著成為了雜志的美食評論家,而不是宅在家里成為家庭主夫。

  盡管這算是個殘念的結局,但不知道為什么又讓我覺得充滿正能量。

可能注孤生男主和大齡剩女這組合太難得了吧……

  以往的作品已經讓我相當滿足,相信最新的《春物》第14卷也不會讓我失望。光是這個不知道是想說“拜了個拜”,還是“今后我們就一起了”的封面,就勾起了我的興趣。

  “研究春學”給我帶來了很多人生感悟,你們呢?

| (140) 贊(246)
貓村ノ村長 特約作者

喜歡搜尋冷門游戲的探索者,Falcom、Spike Chunsoft等小廠的粉絲。主攻RPG、共斗,文字游戲。目前正在努力克服頑固型病理性人品匱乏綜合征。

關注
點贊是美意,打賞是鼓勵

評論(140

跟帖規范
您還未,不能參與發言哦~
按熱度 按時間

總貢獻榜